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颜飞狐2015A的博客

茶余饭后,杂七杂八

 
 
 

日志

 
 

王炼利 :且听张光明怎么说  

2012-04-05 23:06:0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世界社会主义研究所所长张光明,在他的《马克思主义分前后两期说献疑:与何方先生商榷》一文中,纠正了一些已经错得离谱、但又被一些自由派错成了习惯的、对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的看法。譬如,马克思说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并不是马克思在否定自己前期坚持共产主义理念,主张暴力夺取政权的主张,而是用来讽刺那些对他的理论不求甚解,却喜好到处拿来套用的追随者们的;又譬如,所谓 “后期的马克思主义不再坚持共产主义理念与目标、恩格斯明确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念之说,无论从《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中,还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德文序言和英文导言中都找不到证据,除非是存心要断章取义;倡导和推进民主固然出于崇高的目的,但张光明说: “目的的崇高并不保证手段的合理,不合理的手法却可能让崇高的正剧化为笑剧  
  
张光明指出,苏俄布尔什维主义和西欧社会民主主义两大流派,皆非马克思学说正统 正统的马克思学说,认为社会主义应以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为基础,工人阶级为社会主义革命的主体,而西欧社会民主主义,起初与正统马克思主义是同义语,但在现实中逐渐妥协变通,最终在现代成为西方国家体制内的改良力量,并极大地改造了近现代资本主义;苏俄布尔什维主义也决非正统马克思学说的产物。 当马克思学说传入落后的、工人阶级并无充分发展的俄国,苏维埃政权就由布尔什维克这样严密的革命组织,通过指挥操控暴动来取得,结果建立起来的是一个特权阶层凌驾于社会之上,并对社会实行全能控制的新阶级社会。张光明认为,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一部分人以无 产阶级名义所实行的专政而已,与马克思的由全体工人阶级掌握权力的民主政体主张大相径庭。 
  
张光明认为, 20世纪以苏联为典型的现实社会主义,内在地具有非民主的特征,因此其政权的表现只能是专制独裁。这种现实社会主义,固然可以在一定时期、一定范 围内实行对人民大众有利的政策和措施,也可以快速推进现代化,但它的致命缺陷在于一切社会公共事务均由一部分人把控,从而导致国家成为与社会相脱节的异己力量。张光明将这种社会主义称为无社会的社会主义。这种无社会的社会主义 当着它实行计划经济时,表现为领袖和官僚意志之下的计划,而一旦转为市场经济,则依照事物的内在逻辑转化为官僚(权贵)控制下的市场。在这样的情况下,社会要想长期稳定和持续发展就需要民主,以便通过人民的监督和直接参与来防范官僚主义的危害。在这整个过程中能够从民主制度中得益的是人民大众,官僚(权贵)主义者则本能地厌恶民主。 
  张光明强调,民主之能否实现,取决于下层民众的力量和自觉意识是否足够强大,这一力量和意识越大,民主化就越有保证,民众就越有条件不仅监管决策者和管理者,而且还能直接参加对社会生活的管理。下层力量强大绝不仅仅意味着民粹,因此并不可怕。反之,如果民众参加政治活动的力量和自觉意识十分弱小,他们的命运就只能取决于少数决策者的决断,那时,不论革命还是改良都无法带来真正的民主。张光明的研究领域是社会主义的历史与理论、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与演进。作为一个专职研究者,他对无社会的社会主义的剖析很值得重视。今天的中国正处在政改启动之前夜,毕竟社会主义了六十年的中国,不能缺失来自研究社会主义的专家学者的声音。

   现在,我们虽能听到张光明的声音,但是这声音还很不够大,并且往往还遭到更有话语权者的剪裁。在《马克思主义分前后两期说献疑:与何方先生商榷》一文的后记中,张光明写道:拙文曾由《炎黄春秋》2011年第11期刊出,但除了标题被改动之外,留下的仅有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本是正面阐述作者观点的,却被编辑一字不剩地删掉了。这样一来,半篇文章所产生的效果便大出作者本人预料。一些读者认为张光明论证了马克思始终没有放弃暴力,说明必须彻底抛弃马克思,因此为之叫好;另一些读者认为 张光明否定恩格斯后期晚年思想的存在,是为了符合上面意图,因此给予谴责。张光明则希望这些只看了他半截文章的人,能有机会认真看看他的全文,并希望读者能对马克思主义学说,连同整个世界历史彻底研读一番,真正用自己的头脑做一番彻底思考,再来下结论。 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不能否认他言之有据、言之有物。

张光明是研究马克思、社会主义理论队伍中的既非左又非右,但坚持中国必须走民主道路的体制内研究人士,他的声音之所以放不大,诚如一位网友的总结:有独立的思想、不同的政见,这本来就是知识分子应有的特性。但像中国这样,在主流的思想界左右如此的阵垒分明、水火不容的现象确实属不正常。知识分子,不管其愿意与否,只要有一定的成就和社会地位,都会自觉不自觉地为各利益群体的代言。能够真正以理性客观的第三者的角度来看待中国所面对的问题的观点,还暂时得不到社会广泛的认同和支撑,这也是当前中国思想界左、右两种极端思想水火不容的原因之一” 

   今天,我们所听到看到的,对马克思、社会主义学说的肯定和否定,往往来自没有看过几页马克思原著的人之笔下口中,互联网放大这些人的声音,结果形成了对马克思、社会主义理论一边倒的赞成或一边倒的反对,这种赞成和反对是缺乏学理支持的,但在互联网的快餐式传播中,却是这种肯定或否定更容易获得支持。对于这个情况,我们要保持足够清醒的认识。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