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颜飞狐2015A的博客

茶余饭后,杂七杂八

 
 
 

日志

 
 

浅论“人民民主专政”的困境  

2013-07-15 00:48:23|  分类: 思想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它混淆了“人民”与“神性”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政治学意义上的“人民”只是特定条件下的多数人意见的反映,是现世政治权力的来源,作为多数人集合体的人民并不具有超验意义上的“神性”。混淆人民和神性这两个不同概念所导致的政教不分,将多数人的利益和意见代换为一个超验的神圣人格,从而在根本上剥夺了个体独立判断善恶是非的自由;另外,它又使政治不再受责任伦理的支配,而是受到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心志伦理的支配。于是,政治便不再是以保障个体权利为目标的契约性规则,而是变成了实现神秘而狂热的超验理想的实验(或曰探索)。

任何人只要贴上代表“人民意志”的标签,他就可以拥有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而某些“伟大的天才”可以比多数人更明白人民的意志。这个“人民民主专政”的价值观基础,必然导致人们争相标榜自己是人民意志的真正代表,并以此来展开权力争夺。一方面“人民民主专政”宣称,一种代表人民意志的权力是神圣的,不受任何约束的,可以对它的敌人实行彻底的专政,任何人一旦被宣布为人民的敌人,就丧失了任何属于人的权利;另一方面,它又竭力标榜自己是民主的,并且是一种最为彻底的“大民主”,即每个人都有权利宣称自己代表人民,动手对自己判定的敌人实施专政。这就使得每一个人都不得不积极地追逐权力和参与政治。因为,个人一旦被边缘化或成为政治主流的敌人,他的权利空间就被大大挤压乃至彻底剥夺。

“文革”中有这么一个儿童游戏:一群孩子比赛着谁先登上一个小山坡,最先登上高坡的孩子立刻回过身来,用手比作枪的样子,对他的同伴大声说:“我代表人民,判处你死刑!”——这个游戏传神地反映了“人民民主专政”的精神实质。——任何人只要夺得政治权力的制高点,同时也就夺得了道德上的制高点,就可以判他的敌人在道德上、政治上乃至肉体上的死刑。在这样的政治斗争中,无疑只有那些心灵最为残酷,意志最为坚强,最能煽动非理性激情,又最具有极端道德自负的人,才有可能登上顶峰。“文革”之所以会演化为普遍践踏人权的巨大灾难,正是所有的人都想要“当家作主”,都想去追逐那个代表人民的、不受任何限制的神圣权力,结果,所有的人都沦为这个权力的奴隶而遭到悲惨的践踏。每个想要“当家作主”,想要分享“无限主权”的人,对他人来说,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危险的暴徒。“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哲学,倡导一种类似宗教崇拜的“人民崇拜”,而“人民崇拜”本质上是一种对无法无天的现世权力的偶像崇拜。

在普遍的“人民崇拜”的氛围下,有了人民警察、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医院、人民中学,乃至人民商场、人民理发店。。。在这一系列以“人民”命名的事物中,要算“人民法院”最能反映出“人民民主专政”的特征,也最能印证这种 “人民崇拜”的荒谬。从“人民法院”还派生出了“人民法庭”、“人民法官”、“人民陪审员”等等,一切都企图宣示,“人民民主专政”下的法院,完全是按照“人民的意志”来判案的。但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人民意志”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实际存在的只是作为大多数人意见的舆论,或在权力操控下的少数当权者的意志。所谓按“人民的意志”判案,其结果不是按照当权者的意志,就是按照社会舆论来判案。事实上,有一种“自然的法理”超越于“人民意志”之上。法官只有依照事实和自然法理的原则判案才可能是正义的,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必须避开人民,并在张扬的权力面前保持独立。  

在“人民民主专政”政体中,虽然,实际由权贵垄断了所有的决策权,但在理论上讲,权贵必须听从民意才具有合法性,因此,在这一政体中也构建了定期选举的制度。当然,这样的选举只是仪式性的,其结果也是完全可以预定的。这样的仪式性选举,让人们联想到绝对君主制下极其隆重庄严的“祭天”仪式。绝对君主自称“天子”,将自己看作是天意的代表,而实际上,他们的权力不是来自于暴力征服,就是来自于家族继承。但世俗的权力来源缺少绝对君主所必需的神圣性,于是,他们通过规模浩大的周期性的祭天仪式,把自己的意志和天意“连接”起来,从而获得权威性和神圣性。同样,在周期性的仪式性选举中,执政者的当选和人民的意志之间亦被“象征性”地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结果完全预定的仪式性选举,它使投票者的意志在整个政治决策中不起任何作用,因而,它就像祭天仪式一样,是一种赋予权力以神圣性和合法性象征的礼仪。由于政治权力获得的真正途径,和公民或公民代表的意志毫无关系,因此,这样的仪式性选举也就起不到任何约束权力的作用。那么,为什么所有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都一无例外地实行人民的意志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仪式性选举制度呢?在这个看似充满悖谬的背后,其实是有着高度必然性的政治规律在起作用。

正是由于在政治哲学上标榜“人民意志”是神圣的、不会犯错的,就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在政治建设上的两方面错误。一方面是制度建设上,由于不能清醒地认识到权力的危险性,因此不是在制度上为权力设置界限,对其加以制衡,而是只想着如何扩大权力的边界和提高权力的效率;另一方面,在公民政治道德的培养方面进行所谓的“主人翁”教育,鼓励了公民的虚荣心和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的自负。由于大多数人的意志被看作是神圣的、可以无法无天的,这使得任何超越感性的价值观都无法建立起来。如此一来,一种有序的、结果开放的选举便不再可能。显然,不受任何限制的绝对权力的执掌者,是无法通过民主选举来连续、有序地加以选择的,就像绝对君主不可能是民选的那样。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