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颜飞狐2015A的博客

茶余饭后,杂七杂八

 
 
 

日志

 
 

仲维光访谈选摘:克里米亚危机让我们看到什么?  

2014-11-20 20:32:22|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有评论说,俄罗斯强行占领克里米亚的举动会让俄罗斯在国际上处于孤立境地,并走上全面对抗之路。您怎么看?

 

仲维光:普京政权无论在物质上如何的有所发展,无论怎样扩大自己的疆土,最后,我相信它一定会和1991年前的苏维埃共和国一样走向崩溃。因为21世纪民主的潮流是不可抗拒的。在俄罗斯,已经有大批的民众,他们公开要求在平等自由的基础上建立新的生活。这意味着今天和1991年以前已经不一样了,那些极权主义极端分子的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所以,我相信,普京式统治绝不会比前苏联维持的时间更长久。

 

主持人:另有评论说,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措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您怎么看?

 

仲维光:我觉得,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是建立在一种价值的基础上,这个价值就是人权和民主。中国有一句话,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而这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1991年以前的历史上,大家都已经看到,最终胜利的还是正义。所以,西方在这个做法上,只要他们坚持了人类的普世价值,那就一定会和1991年前一样,一步步的取得胜利。

 

但又是谁?是什么人搬起了石头砸了西方的脚呢?我认为,今天世界演变成这样,确实是西方一部分政客,一部分商人们,一部分唯利是图的人们所造成的,也可以说,那些个匆匆忙忙去和东方的极权主义者、专制者勾结在一起的那些商人、政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样的事在历史上也是经常有的。当年的慕尼黑条约是西方对希特勒采取的绥靖,最后导致了1939年以后的二次世界大战。

 

另外一个典型,就是70年代初期(苏联的鼎盛期)的所谓缓和政策。当时的那些个欧洲人认为,共产政权不会崩溃,他们要存在100年以上,因此他们必须面对这个事实,和共产政权去做买卖。当然,我也认为买卖是可以做的,但在做买卖的同时,如果你忘了你对面的那些个共产政权底下的民众也是人,你忘了那面的山河也是地球的山河,也会对你造成损害。那么,最终你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实际上普京今天的做法,让西方必须忍受经济制裁这把双刃剑带来的痛苦。如果在做交易,在做买卖的时候,在和俄罗斯打交道的时候,每一次都提出那些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要求的话,那么,就会紧扣住那些极权主义者的脖子,就会让那些个极权主义者不得有放肆的可能。所以说,的确是西方的一些政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主持人:俄罗斯强占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对世界,包括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

 

仲维光: 1991年以后,人们在回忆冷战的时候,常常否认了冷战时的那些价值观的对抗。实际上冷战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20世纪是个极权主义的世纪。有信奉马恩列斯主义那样的政治团体存在,就一定有冷战发生。本来,人们以为91年以后冷战结束了。但普京的出现,让人们再一次认识到冷战并没有结束。

 

2014年启动的是一场新冷战,因为从这次对抗中再一次看到,它是一种价值观的对抗。但是,这次的对抗要比91年前的对抗规模小很多。大家已经知道,正是东欧各国民众对共产主义的厌恶,最后导致91年前共产政权的集体崩溃。而到今天,普京所首先力图的是恢复前苏联的那一小块疆土。其次,普京他在讲话中下意识的把整个东欧放在俄罗斯的势力范围里了,这事实上已不可能了。

 

旧冷战中有个缩影,即斯大林和毛泽东的那种联合。在这个袖珍版新冷战中大家又看到了莫斯科和北京的联合。可以预料的是,双方在意识形态方面和权力要求上的接近,将使俄中在21世纪以后再次出现上世纪50年代初的那种合作,而这种合作对世界当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是,历史每泛起一个浪头,这个浪头本身就会越来越小。人们有理由相信,经过几个回合之后,极权主义彻底灭亡的前景就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