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颜飞狐2015A的博客

茶余饭后,杂七杂八

 
 
 

日志

 
 

罗伯特-希勒:当前形势类似二战前夕1937年  

2014-09-12 18:52:32|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前的世界局势没有那么可怕,但存在相似之处,尤其是相比1937年。与当时一样,现在人们已经长时间感到失望,许多人甚至绝望。他们越来越害怕自己未来长期的经济状况。

  比如说,2008年金融危机对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冲击可能是近期乌克兰战争的最终原因。据IMF的数据,乌克兰和俄罗斯2002-2007年间均实现了强劲的增长,5年间乌克兰实际人均GDP上升52%,俄罗斯上升46%。然而,这已经成为历史。2013年乌克兰实际人均GDP增幅只有0.2%,俄罗斯只有1.3%。这种失望所造成的不满也许可以解释乌克兰分裂主义者的愤怒、俄罗斯人的不满,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之所以决定吞并克里米亚和支持分裂势力。不单单是俄罗斯和乌克兰,金融危机(2008年)以来这种由绝望所产生的不满有一个新称谓,叫做“新常态”(new normal)。这个名词是由债券巨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格罗斯(Bill Gross)所提出,指的是长期黯淡的经济增长前景。

  1937年之后的绝望情绪也催生了一些类似的新名词,比如“长期停滞”(secular stagnation),指的是经济长期萎靡不振。20世纪30年代末期,人们同样担忧欧洲所弥漫的不满情绪,而这种情绪当时已经造成了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崛起。1937年还有一个突然流行的词汇是“不敢消费主义”(underconsumptionism),指的是人们担心未来生活更加艰难而过度储蓄。而且,人们的储蓄意愿超过了可以获得的投资机会。其结果是,储蓄意愿不会增加总储蓄并以此开办企业、建设和出售新住宅,诸如此类。尽管投资者可能会推高现有资产的价格,但他们的储蓄行为只会让经济放缓。“长期停滞”和“不敢消费主义”这些流行词汇透露了人们内在的悲观主义。这种悲观主义抑制支出,不但进一步强化了经济的疲软,而且激发愤怒、低容忍度和暴力倾向。

  在本杰明-弗里德曼(Benjamin M. Friedman)的杰作《经济增长的道德后果》(The Moral Consequences of Economic Growth)中,有大量例子显示经济增长下降带来低容忍度、激进的民族主义乃至战争,虽然具体表现各不相同、有时候会有很长的滞后。他的结论是:“生活水平不断上升的意义不单单存在于个体生活的实际改善,还在于它塑造了人们的社会性、政治性以及最终的道德性特征。”

  有的人可能会怀疑经济增长是否真的如此重要。许多人可能会说,我们过于上进了,应该多加休闲,提高生活质量。也许他们是对的。但其中真正反映的是自尊和攀比心理(social-comparison)。根据心理学家利昂-费斯廷格 (Leon Festinger)的观察,这是人类普遍的特征。许多人可能会否认,但事实上我们的确一直在将自己与别人比较,希望能够“往高处走”。
我们之所以希望经济增长能够促进和平和宽容,正是基于人们将自己与他人对比的倾向,不单单是对现状的对比,也包括他们对过去记忆中的人们以及自己的对比。弗里德曼指出:“很显然,任何方法都不可能让大部分人比所有其他人生活更好。但让大部分人生活好于他们的过去是可能的,而这正是经济增长的意义所在。”

  因为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的行为对其实施的制裁将产生的负面效应是,可能造成整个欧元区以及更广地区陷入衰退。这将会给世界带来不满的俄罗斯人、不满的乌克兰人和不满的欧洲人,而后者对和平民主体制的信心和支持力度将会减弱。尽管对于国际侵略行为,某些类型的制裁看上去是必要的,但我们必须警惕极端的或惩罚性的措施所伴随的风险。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